• 如何评价天津这个城市?

    \"/

    作为一条天津人,我来认真回答这个问题!

    @姬轩亦 :听我师父说,天津建城时,城基下头朝下种了很多活人。

    首先对于姬喵喵散播的这条妖言,我要出来证明,这是真的!

    天津建城时真的头朝下种了很多活人!

    宋代的汾阳无德禅师曾经念过两句偈语:“懵懂禅流眼不开,仰山直下蓦头钉。”
    这不是在说法渡人,而是在讲解《佛说陀罗尼集经》里的镇龙法!

    “牛粪和泥作一龙形,龙尾头向西。咒白芥子打其泥龙,一咒一打一百八遍。以紫檀橛钉龙项上,其雨即止如上。”
    这是遭遇暴雨洪水时候,佛家镇住水龙的阵法。

    明代永乐大帝朱棣曾经从天津过,由此有了天子津渡之地,遂成天津。
    但那是朱棣还没登大宝时的事儿,自然无所谓。可后来他加冕为君,这就大大的不方便。

    古来帝王两大忌讳,一不登高楼,二不渡滨海。
    登楼的有上鹿台自焚的商纣王,渡海的有受不了颠簸死于海上的宋端宗。
    这都是亡国之君!由是登楼入海就成了帝王的忌讳。

    偏偏朱棣还是燕王时过了次海,有了天津,自此天津这块地就沾上了他的王气。
    但天津还是沽河的出海口,明朝定都南京时还不觉得,计划迁都北京时才发现坏了。

    朱棣当王爷时的大本营就是北京城,而天津北京的地脉是连在一起的。
    北京城是朱棣的龙兴之地,他所有的气运全都凝结在这儿。
    现在天津沾染上了他的王气,融入地脉,自然而然与北京城里的天子气数联结相通。
    这回天津的沽河不光自己一泻千里,连带着朱棣的王气也从北京城拉扯出来,倾入海中。

    长此以往,不等他搬到北京城去,大明的气数就要造化光了。
    而如果朱棣在这个情况下迁都北京,他那九五至尊的天子气数会立马被消耗干净,落个暴毙。

    朱棣能不急吗?这时候他就找一个和尚求助,此人正是他造反夺位的智囊,姚广孝。
    姚广孝不光有颗造反作乱的心,还有个充满智慧的脑瓜。
    他除了是黑衣宰相,还是位精通佛法的有道之士。
    大德高僧未必,但对释家那套类似厌胜扶乩的降魔之术颇为精通。
    于是姚广孝一拍光头,决定在天津建城,布下镇龙大阵。
    为什么朱棣登基后永乐二年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在天津建城?就是为了锁住地脉,留存王气。

    天津卫为什么要叫天津卫呢?因为这里原本是个卫所。换言之是一个驻兵的兵营。
    现在天津东丽湖附近还有叫做军粮城的地名,便是由此而来。
    后来开了码头,渐渐有了往来商贾,捕鱼的村落。兵营、码头、集市,混杂在一起。

    这天津本是毫无规划可言的闹市,从来没人想过要在这儿建城。
    自然也就没人费劲搭建正向的道路建筑,一直是顺着河道两边,怎么方便怎么来。
    您现在看天津城的规划,当年这种漫不经心的随意设计依然可见。
    可着天津卫转一圈,您就找不着一条正南正北正东正西的大道。

    但这回出了给大明朝泄气的事儿,兹事体大,不能等闲视之。
    姚广孝亲自划定了一块生地,既要把地脉归拢住了,还不能憋死。
    择定良辰吉日开工九九八十一天,必须要正好掐在永乐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完工。

    为什么要选这一天呢?天津地下的地脉混着王气,已经形成了一条入海龙。
    永乐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这天的节气正好是小雪,水遇雪成什么?成冰。
    入海龙本就是条水龙,这会儿入了冬季,水龙势缓,小雪时停在原地不动,但还没沉下地休眠。
    这正是留住祂的最好时候。

    不然刚立冬时,入海龙还在奔腾。过了小雪到大雪时,寒气太盛,入海龙就沉到地底深处了。
    错过这一次就要等到转年,但是多耗一年就多耗一分王气,这是万万不能耽误的。
    所以要掐在正好这一天竣工。

    而只盖城墙,是肯定留不住入海龙的。这时候就要靠活人。
    众所周知,人是有阳气的,阳气最盛的部位就在人的顶门。所以佛家有灌顶一说。
    阴阳乾坤,乾为天属阳,坤为地属阴。龙属水,本来就是偏阴性的。
    《佛说龙王经》里,释迦用四殊胜法降伏龙王皈依,乃是用至阳之气,调和龙的阴性。

    乾之豫,禹凿龙门,通利水源。东注沧海,民得安从。
    乾之随,乘龙上天,两蛇为辅,踊跃云中,游观沧海,民乐安处。
    这阳气运用得当,可以伏龙定乾坤,上天下海,安邦定国,无所不从。

    于是姚广孝下令,选了七百八十四个阳气最盛的壮年男性,大头朝下活活埋进了城墙根里。
    为什么是大头朝下?这样活埋的人魂魄不能从头顶离肉体升天,阳气也被永远封存。
    又为什么是七百八十四个人?这是应了天上二十八宿的天数。
    每二十八人成一宿,凡二十八宿,是为七百八十四人。依次分布于天津城墙的要处,锁住地脉。

    依天上的星辰,布下阳气的阵势,调和海龙的阴气,让祂登上乾坤混一的境界,不再奔流入海。
    这样就能保住大明王气不再倾泻,天下太平。
    但姚广孝因为布了这种耗费人命的阵势,终于败光了常年礼佛积存的最后一点德行。
    朱棣夺位的靖难之役,加上锁龙阵亏损的阴德。
    原本有心还俗为相的姚广孝终于大彻大悟,一辈子潜心向佛,修德赎罪。
    总算大明的王气被他留住,保住了国泰民安的盛世,姚广孝亏阴德不亏大节,得以善终。

    可惜此事还是留下了极大的祸患,只是得祸者却不在大明。
    却说锁龙大阵布下时,已经白白往东海流了两年的王气。
    气数这东西会随着地势脉象绵延,而不会被水火阻隔。
    每一甲子,地脉中的气数移一程,过了七个甲子,移动了七程。

    永乐二年也是1404年,天津建城,留住了王气。之前流泻入海的王气也开始东移。
    过了七个甲子,到了清道光七年,1824年。这一年也是日本文政七年。
    日本江户幕府第十三任将军德川家茂出生。

    在这个德川家茂任上,开始放松对公武一体的贯彻,并对他的妻兄孝明天皇立下尊皇攘夷的誓言。
    引起明治维新的最早的种子,由他一手种下。自此日本天皇王气大盛。
    日本只享有大明丢了两年的王气,也只够用两个甲子,既是一百二十年。
    自1824年后两甲子,到了1944年,王气用光了,日军在二战战场上也开始全面溃败。

    万幸姚广孝在天津锁住了王气,此后也没人敢打乱他的布局。
    当年那七百八十四位牺牲自己的义士,今天还头朝下埋在天津下面呢。
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认真答题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  上面全是胡说八道。
    我是看了姬轩亦的卖萌后脑洞大开,一时手痒,忍不住。后面就编烦了。

    @姬轩亦<-----都是这个人的错。

    认真回答题主的问题。

    天津在整个中国的情况都比较特殊。
    首先特殊的是历史。

    当年的天津确实是个屯兵的卫所,后来靠漕运发展起来。
    最初的人口以商贾、渔民、码头工人、老兵油子为主。后来渐渐有了良民,士绅。
    清末时因为距离北京太近了,五大道上有了九国的租界,歪果仁们开始在这里营造他们的生活区。
    李鸿章的北洋定在这里,袁世凯练兵也在这里。一百多年前的天津成了中国第一的国际化大都市。
    清朝完蛋后,没落贵族们又大量涌入,民国时天津又成了政客下野潜伏的首选隐居地。

    这些废话,是要说一个事儿,天津的底子非常好。
    是中国北方近代工业发展水平最高的地方。
    但是这样一块宝地,为什么现在和北上广深差距这么大呢?

    天津的商业环境很糟糕,创业环境更糟糕。没有什么正经的新兴产业会扎根在这里。
    开发区的发展是一个奇迹,但依然是工厂、工厂、工厂。
    前几年的滨海新区,沿着轻轨坐一圈,会发现根本就是鬼城。
    除了外企扎堆的那一带比较有人气儿,很多建成的商业中心根本空空如也。
    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浪费与摸索,现在终于开始对外来人口有吸引力了。

    从上说,有个最根本的原因。天津离北京太近了,而且天津是个直辖市。
    为什么直辖市会成为一个问题呢?
    因为行政级别。直辖市是与省平级的,天津市委书记等于某省省委书记。青岛市长低于天津市长。
    所以天津就成了跳跳板,镀金地。外地官员入京前绝好的积累资历的选择。

    由此天津从政府端开始,就严重缺乏服务意识。
    因为很多人根本是来镀层金的,虚晃一枪就走,根本没想在这里真心浪费多少精力。
    所以他们比起实务,更重虚名。

    “改善市场环境得五年才能出成效,可我过两年就想去中央。”
    “要不您看咱办个什么活动吧。”
    “成,就办个什么什么论坛吧,请几个企业家,宣传大一点,就说谈成什么合作了。”
    “我这就去联系。”

    折腾点热热闹闹但没什么实际意义的破事儿,修一个根本招不来企业的产业园区。
    乍一看精彩非常,但活动办完了,说好的影响一点没看见。
    产业园区修好了,打里边转一圈,就两家混政策的皮包公司。
    领导呢?捞到政绩了,如愿以偿去中央报道。几年天津副市长,直接进国务院了。

    上行而下效,来镀金的大官僚们没意思浪费精力干实事儿,下面的小官员又何必自讨没趣。
    具体到各衙门、服务单位,这种息事宁人得过且过谁找事儿谁有病的气氛就更浓。

    除此以外,北京又一直在挤占天津和整个河北省的发展空间。
    所有资源与政策全部以北京被重心,北京就像个黑洞一样,吸收着周边的养分。
    天津至今无法形成有效的环渤海经济圈,除了踩跳跳板的官僚,北京也是一大黑手。
    整个90年代的天津几乎没有任何发展,直到2007年,才开始有所改变。
    这并非是单纯指城市建设,而是整个城市的活力。

    又一个底层的原因,是天津人口的构成。
    如上所述,渔民、商贾、码头工人、兵油子。这群人构成了天津最早的帮派势力。
    从清末到民国,天津都是黑帮活跃,混混横行的不法乐园。

    南市附近属于天津老城外,一直有三不管的美誉。最早是做买卖的集市,与耍乐子的勾栏。
    后来渐渐扩大,与老城里连城一片。弥漫着坑蒙拐骗,敲诈勒索,苟且偷生的下里巴人烟火气息。
    天津河东则靠近租界一代,聚集着各国公使、民办企业家、下野官僚、失意文人、没落贵族。
    在各种高档社交场合,谈着阳春白雪,演着纸醉金迷。

    这两种地界之间夹着的,又是各种文化人物与曲艺大师。
    马三立和马连良们两边跑来跑去,心念旧世的华世奎闷头写字儿。某个过不下去的贵戚下海唱戏。

    天津诞生之初,充满了混不吝的匪气,成为通商口岸后又沾上了精打细算的小气。
    至晚清灭亡,承载了清朝最后的暮气。参与了一个新时代的诞生,还充满探索的朝气。
    如果天津是个人,早就精神分裂了。
    我要是他就掏出枪把自己毙了。但是他没有,他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    在网上看了许多城市拟人的设计,他们笔下的天津都浅薄的可笑。
    这座城市深沉又轻浮,向往野心勃勃的金属味,又甘于萎靡混沌的没志气。

    到了国破山河在的局面,天津人乐意替北京挡枪子儿。
    聂公桥在那儿架着呢,天津人骨子里觉得自己就是干这个的,血会热起来。
    可在太平盛世,他们又觉得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烂狗窝,那儿都没天津舒服。萎靡一辈子也挺好。
    几乎每年高考,大多数天津学子的目标从来不是北大清华,而是天大南大。以考在天津为至福。

    这种复杂性格是扎根在骨子里的,没药救了。
    你看到的天津人,是喜欢贫嘴逗乐的二逼,猥琐邋遢的流氓,诚恳热心的义士,没志向的小市民。
    而这他妈的是一个人。

    所以天津出了很多人才,但是很多人都不选择留在天津。
    这个城市可以把你培养成一个很丰富的人,但对你以后更深远的成长没帮助。
    周围人安于现状,凡事拒绝认真,乐天知命的乐呵劲儿,会消磨你拼搏的耐心。
    如果我不说,你们有几个人知道,鲍国安老师是天津人。=.= 陈道明也是,我还打过他外甥。

    写烦了。
    其实天津这话题一句两句说不清。
    我决定不写这么费劲的玩意了。
    还是编排胡说八道的故事有趣。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  那七百八十四人依星辰方位,按二十八宿排列,埋于天津地基下,封住了阳气不泄。
    但土地本来应该是阴郁沉静的,但凡挖一个坑,摸摸里边的泥土,都是阴冷的。就因为地属阴。

    姚广孝把阳气硬封在地下,阳气过盛,就搅乱了二十八块地方的平衡。
    而我们都知道,有些死东西,沾了阳气,是要起变化的。

    所以天津有二十八个地方,历来是多生事端,常见怪异。
    有说乱坟尸变,狐仙作祟。还有空楼闹鬼,凶宅索命。
    至有黄娘娘杀夫复仇,鼠姥爷衔肉报恩,诸般妖精奇谈。

    具体是哪二十八个地方?什么妖精奇谈?
    Pia!
    咱下回再说。

    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zygbrakes.com/www_hg208_com/16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